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八章 决战(十八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前厢阵后不到两百步处的炮兵阵地,一群膀大腰圆的汉子敞着怀干得热火朝天,由于军纪所限,他们不能脱光了衣衫,只能像这样解开铜扣,让身体稍稍松快一下。

    “快,快,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和属下不一样,前厢炮兵都头朱初一无法敞胸露怀,除非他不想再升职了,要让军中的文化教官瞅见,一定会记下,平时也就算了,碰上竞争某个职务的关键点,就会比对手多一些劣势,他才30岁,还想更进一步呢。

    从战事打响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,整个前厢的炮兵都250门迫击炮几乎没有停止过发射,前面五百步范围被他们来来回回犁了数遍,其中又以他的所领的这一部为最,配属的弹药手不停地将后方送上来的弹药箱扛到阵地上,只一会儿的功夫,一箱6枚的炮弹就被打光,空空的木条箱在一旁堆得高如小山,所有人连坐在上面歇一下的功夫都没有,一个又一个新的目标参数便发到了手中,他必须马上转换成射击诸元,下发到各个炮组。

    “高低机下调一度半,1号药包。”

    一千步以内的弹道计算已经默熟于心,那些简单的三角函数从天书般难懂到现在也不过是一转念的事,凭着这手功夫,他从一个普通弹药手变成了炮手,再升上炮长、组长直至都头,再上去一层就是指挥全厢炮兵的指挥使,由于编制的差异,炮兵与步卒要相差一级,不过已经有传闻,将来炮兵会有独立的编制,不再完全从属于步卒,到那时,还愁位置不够吗?不过在这之前,他们还需要证明自己的价值。

    其实目前对于炮兵的使用已经归属后方的总部了,全军全厢的炮兵被集中起来,紧紧跟在步卒身后,每前进两三百步转移阵地,保证随时能提供最有力的支持,这其中又以前厢为最,他们的奋能冲杀将整个阵型变成了一条内凹的曲线,看样子,或许还会变成箭头,朱初一心中有个强烈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调整已毕,放!”

    一发发纺锤形的炮弹冲口而出,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,朝着三百步以外的敌方营地砸去,这么短的距离,炮弹在空中的飞行时间不会超过10息,也就是眨眨眼的功夫。

    “轰轰”

    手持千里镜的朱初一募得发觉,在升腾的硝烟中乍现大片火光,隐隐还有成串的爆炸声传来,手榴_弹?不应该啊,一般来说,炮火要向后延伸之后才会用手榴_弹作为补充,眼下分明是同时响起的,难道是出了什么岔子?

    同样的疑问也在前方的步卒心中,这次冲上来的敌人有些不一样,他们穿着各异,有些甚至没有着甲,当炮火落下来时,表现得比普通军士还要不堪,那些被卷入爆炸范围内的人体,在飞起来的同时,竟然发生了第二次爆炸,将他们撕成碎片,冲过火网的残余人数依然不顾一切地向前冲,眼见就要撞上前厢的刺刀丛。

    “不好,他们的身上有震天雷!”

    北地出身的第二军军指眼睛都睁圆了,嘴里的铁哨子咬得牙齿生疼,急促的哨声连成一串,可是正处于冲锋当中的队伍又怎么可能轻易停下,一个冲在最前头的大汉无视明晃晃的刺刀,口中不知道喊着什么,几个大步就到了阵前,一边跑一边掏出一个小盒子,双手交错划出一丛小小的火苗,“嗖”得点燃身上的引线,然后飞身撞进他的阵中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两把刺刀从大汉的胸腹前扎进去,加上冲劲,就像是将一个人体串在长枪上,可他看得很真切,那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,嘴角慢慢地渗出鲜血,竟然像是得到了某种解脱般。

    “嘣”

    引线很快燃尽,大汉的身体发出猛烈的爆炸,离他最近的两个军士来不及弃枪便被巨大的冲击震得向后撞去,队形出现了短暂的混乱,第一排倒下四个人,缺口很快被后面的人填上,来不及救治伤者,接二连三的爆炸再度响起,好几个亡命之徒引爆了身上的火药,进一步加深了他们的伤亡,原本整齐的军阵缺口处处,军指的脸都绿了,第二军出击太平关以来,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,好在他们并非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事情,不等哨声落下,后排的军士就主动从前排的弟兄背后卸下防暴盾,拼命从缝隙处挤过去,双手撑起透明的盾面挡在队伍的前头,他们的行为让阵型一下子稳定下来,后排的军士在哨声的指挥下端起枪,直直地指向前方。

    “啾啾-啾啾”

    哨响枪响,成排的枪弹在霎那间泼撒出去,将敌人的身影笼罩在弹雨当中,几个冲在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