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七节看上去很美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一天之后,《人途》一戏正式开拍,于是,作为投资者、监制、导演于一身的鲁勇,绷紧了心弦,扎进了忙碌的工作之中。

    当然,他在片场执导影片的态度,是一如既往的严厉,不过,鲁勇已经丑话说在前面,只对事不对人,因此,演员们与剧组的工作人员想暗地里骂鲁勇,却总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。

    而鲁勇也心知肚明,自己脾气太过暴躁,应尽量收敛,但工作中又无法抑制这一情绪,因此,鲁勇暗地里跟马希阳商量,让马希阳唱白脸儿,自己唱红脸儿,来一个“太极阴阳”组合,拢住人心,缓和气氛。

    可以说,马希阳对鲁勇是言听计从,他拼尽全力替鲁勇独挡一面,由此,鲁勇的工作量锐减,他平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,自己似乎已经站在“金字塔”的最顶端了。

    然而,当电影《人途》拍摄到入冬以后,主演郭义峰、马雯丽相继因重感冒病倒了,导致剧组只能先拍摄其他演员的戏份,从而严重影响了影片的拍摄进度,为此,鲁勇愁得是心情烦躁,满嘴起泡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鲁勇的肝病开始反复发作,他时常头疼呕吐,还经常不明原因地在片场晕倒,于是,副导演马希阳常常叮嘱鲁勇,说有些东西不能强求,顺天应地才是王道之举!

    鲁勇听后,觉得马希阳之言有道理,但是,他却发现马希阳也因操劳过度眼圈发黑面容憔悴,因此,鲁勇反倒替马希阳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过去半个月,郭义峰与马雯丽身体恢复如初,两人刚回到剧组,就在副导演马希阳的沟通安排下,不分昼夜地玩儿命拍戏,也就是说,他们睡觉的时间,几乎是以分钟来计算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因长时间缺乏休息,是怨声载道。但是,当他们一看到导演鲁勇,以及副导演马希阳也在拼命工作后,他们的心理便找到了平衡点。

    就这样,整个剧组人员,经过半年大强度的赶工拍摄后,《人途》一戏便接近尾声,所以,该片最近的拍摄进度开始放缓,不过,放缓的更深层原因并非影片本身,而是鲁勇觉得,自己的身体已经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月二十日这天早晨,鲁勇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来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西郊的,香山内的碧云寺里取景拍戏。

    其拍摄内容就是,男主角因自营企业破产,变卖家产还帐弄得一无所有,他老婆则趁势离婚远走它方,孩子更因车祸而丧生。由此,主角看破红尘在碧云寺出家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场戏,正是《人途》这部电影的最后一组镜头。

    可是,由于负责现场调度的副导演马希阳一直没来,害得鲁勇只能亲自上阵张罗拍戏,而就在鲁勇忙碌之际,其随行助理王涛,跑到了鲁勇的面前,把替其保管的手机,递向了鲁勇。

    王涛说“鲁导,马副导演的老婆找您。”

    鲁勇接过手机,可刚把手机放到耳畔处,就听到手机里传来了哭泣声,于是,鲁勇感到事情不妙。

    鲁勇急切地问“王嫂,马哥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对方带着哭腔回应“是这样,昨晚你马哥刚回家就喊头疼,吃完饭后又呕吐不止,接着就晕倒在地人事不醒了。最终,我和邻居把他抬上车,送到附近的医院里做了检查,医生说他是急性脑出血,弄不好会变成植物人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鲁勇惊讶之余分析,马希阳肯定是因劳累过度,迫使脑颅内血压升高,造成血管破裂,从而引发急性脑出血危及生命。

    至此,马希阳的“陨落”,再次敲打了鲁勇的心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月二十一日,《人途》一戏正式关机,鲁勇又马不停蹄地,参与到影片的后期剪辑制作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,鲁勇即便如此忙碌且身体不适,却依然在当晚收工之后,独自一人偷偷来到马希阳的家里,让马兄的爱人王茹茵,带其赶往医院,看望马希阳。

    就这样,鲁勇驾车载着王茹茵,向北京市西城区大木仓胡同41号的协和医院里赶去。一路上,鲁勇的话语中总是提及到“马希阳”三个字,而这一言行,令顶住压力故作镇定的王茹茵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,瞬间泪流不止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过去,鲁勇驾车来到了大木仓胡同,在马路边的收费车位处停住,接着,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